收录情况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来源期刊 中国人文科学引文数据库来源期刊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收录期刊

收录情况

才智杂志知网收录证书

收稿对象: 本刊常年面向广大文教工作者、医护人员、科研工作者、工程技术人员、农业技术人员等征求各个学科方面的学术论文。请自留底稿,来稿一律不退。

才智杂志知网收录证书

教育领域加速信息化转型

2020-10-21 16:21:04

在这一年里,网课成为关键词,教育领域开始加速信息化转型,在连线Insight的多篇教育领域报道中,基于对投资人、创业者的采访,勾勒出今年整个行业的基本轮廓:教育机构焦虑与机遇并行,一场新的残酷淘汰赛已经打响,整个行业在加速进化,信息化程度不够、低效粗放运营模式的企业将面临淘汰。

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加速了众多行业的数字化、在线化转型,教育领域亦是如此。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教育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这股浪潮并未触达的地方,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注重线下场景的领域。面对面授课对于课堂氛围的调动、师生沟通互动等都会更为直接。

传统教育机构前期投入大,回本周期长,是一个依赖现金流的生意,且面临招生难、成交率低、运营成本高等问题,在疫情压力下,传统线下培训机构的闭店、转让潮早已开始。

新东方、好未来、精锐教育等教育巨头,早早地预见了后疫情时代线上线下融合步伐加快的趋势。新东方在OMO(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生态系统上投资了4400万美元,未来还将继续升级OMO标准教室教学系统。好未来也在2020年Q3财报电话会上宣布,其正在探索OMO模式。

在加速转型的浪潮中,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育模式成为趋势,但线上化并非只是将课程搬到线上那么简单,还有由课堂延伸的服务、培训,甚至招生环节。这些对于教育机构都是极大的挑战。

教育行业已经度过了遍地开花、规模为王的阶段,精细化运营、信息化管理、数字化营销成为关键,2020年对教育从业者而言,是残酷的一年,也是充满机遇的一年,谁能抓住信息化转型的浪潮,才可能在这场洗牌中活下去。

教育信息化迈出第一步

科技史作家吴军曾在《浪潮之巅》中写道,“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长达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

在不同的时期,能够把握先机,踩在时代节点上的公司总能成为这领域的佼佼者,甚至发展为巨头,引领行业。

而在当下,经济度过了高速发展期,与之前发现新领域便是遍地黄金相比,在更平稳发展的阶段,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效率型增长显得尤为重要。2018年10月,腾讯提出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拉开了巨头扎堆产业互联网的序幕,各行各业的信息化、数字化转型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地位。

在这个过程中,TO B成为关键词,SaaS领域蓬勃发展。体现在教育行业,教育SaaS公司涌现,帮助学校、教培机构提高管理和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教学模式信息化成为不少企业努力的方向。

教育机构是如何迈出信息化的第一步的?转型中它们究竟面临哪些难题?

从教育SaaS企业小麦助教的发展史中,或许可以解答这个问题,这个案例的独特性在于,小麦助教的前身便是一家有着10年历史的K12线下教育机构。

那是在2015年之前,据其联合创始人陈玮分享的早期创业故事,当时他们在经营教育机构时发现,很多业务需要依赖人工手动操作,教务管理工作中缺乏信息化手段,机构陷入运营效率低下的困境中,在这种情况下,陈玮发现教育机构在这个阶段普遍面临以下难题:

1、整个机构的运营效率不高,校长和老师们在琐碎的教务管理工作中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很多老师经常晚上上完课已经八九点,还要自己去做统计汇总工作,一直到晚上12点,甚至凌晨1点。

2、纸质化管理数据容易遗失。比如在签到、排课、消课等环节,传统的校区运营管理中,老师往往用纸质化表格来记录,一旦出现老师离职情况,接任者往往因为资料不全而一头雾水。

3、机构、老师、学员和家长之间缺乏串联,没有紧密的沟通与互动,几个月的课程结束了,续费率和转介绍率提不上去。

陈玮看到了当下行业的不足,以及未来的发展大势,在他看来,2010年左右教育SaaS企业逐渐进入市场,此后教育信息化开始急速发展,当下正是入局的关键时间。

这触发了小麦助教在2015年的转向,从教育机构局中人,开始成为教育信息化的助推者,帮助教育机构完成这场浪潮中的转型。于是,小麦将线下机构的业务出售,搭建教育SaaS的团队和业务。

在早期,单点突破成为教育信息化迈出的第一步。哪里出现问题,就从哪里解决问题,如同救火队员,精准出击。

这一时期,教务管理系统成为了竞争的核心战场。教务的有效运转是一个教培机构发展成长的关键。

教务管理系统可以让管理人员从繁琐的教务工作中解放出来,不仅能提高教务管理工作效率,还能整合数据资源、改善师生体验。

在签到环节,教务管理系统改变了传统的签到方式,学员可以通过“人脸识别”完成签到,系统自动关联课消,家长端也能实时收到学员到校提醒。

如同一个连接器,教务管理系统可以将机构、老师、学员和家长串联起来,保持紧密的沟通与互动,同时又使机构有了数据沉淀、学员操作更加便捷、老师绩效结算更精准、家长有了更深刻的服务感知。

小麦助教正是抓住了当时教育机构缺乏好的教务管理系统这一市场机遇点,以“教务管理功能”为核心切入到教育SaaS市场。

从单点突破,到全方位布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和公立学校开始接受和认同信息化工具带来的价值。

教务管理只是第一步,提升运营效率需要教学各个环节的打通,比如前端招生获客、终端经营分析等等,新的需求开始不断涌现。救火队员针对问题的精准“灭火”已经不能满足需求,而是需要一整套的“防火”体系。

一种常见的状态是,早期机构和学校为了满足全周期的需求,购买了很多软件和系统产品。但他们发现,不少产品之间是孤立的、割裂的,数据不能打通,没有形成一套闭环。多产品、多系统反而拉低了工作效率。

在整个教育信息化的浪潮中,问题在慢慢揭开,如同从点到线再到面,从业者和用户需求都在发生转变,直至形成一张巨大的信息化网络。

陈玮提到,教育SaaS企业一开始大部分是着眼于重点版块开发,然后不断修内功,但随着行业信息化趋势的加速以及用户体量的累积,教育SaaS企业的价值也远远不是满足“单点模块”需求这么简单。

“行业在从单一维度到全域维度转型,用户不断提出多维需求,其实在倒逼所有的厂商能提供更多的产品能力。从业者要有一个全域的解决方案,要具备提供这样的产品能力。”陈玮告诉连线Insight。

早在2018年开始,小麦助教在教务管理上的基本功已经相当扎实,团队开始不断打磨具有全域服务能力的产品矩阵,发展至今围绕招生营销、教务管理、经营分析、家校服务、直播课堂、督学打卡、品牌传播等,形成机构运营管理全场景的解决方案。

基于互联网领域的创新技术及对用户行为的洞察,小麦助教打通了教育机构线上线下的各类真实场景,实现教育机构的信息化办公,极大提升了教育行业的整体经营效率。

教育SaaS企业还在扩张版图,从先行者身上看到了他们的做法:做闭环平台,扩大产品矩阵。这是一种从打造工具到构建生态的行业变革性转变,在当下教育SaaS的发展阶段,行业生态建设成为了教育企业能否在未来占据一席之地的角逐点。

小麦助教也还在进行更长远的布局。这源于数字化时代下,不同领域的企业都可以竞相追逐一个新赛点——产业互联网。

数量型的增长、人口红利的增长达到瓶颈,带动供给侧改革的角色也相应地从消费互联网转移到了产业互联网。未来十年,在中国各个产业会诞生大量中国的SAP、Zoom,通过产业互联网去助推效益型的增长,也会有一批相对传统的企业借助产业互联网的赋能成为行业领导者。而小麦助教要做教育行业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先行者。

扎下马步的同时,也畅想未来

疫情停课不停学期间,在线教育优势体现出来,线下机构死伤无数,线上吃到了一波红利,教育OMO(Online-Merge-Offline)的概念也因此火了一把。

一方面,OMO模式为纯线上机构提供了线下布点的思路;另一方面,传统线下机构将部分课程搬到线上,通过互联网提供更为精细化的教学服务。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教育模式逐渐成为教育赛道的下一个主场景。

然而,要实现线上线下的融合,对机构内部流程管理、远程协同、营销能力都是考验。

以直播场景为例,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大发展,使得很多教育SaaS企业推出了不同场景的直播工具,比如支持大班课、小班课等不同课程形态的产品,以及答题、白板、课件等多样化互动形式的工具。

但是单一的直播工具还不足以满足在OMO模式下机构的实际应用场景。OMO要求线上线下全链打通,对SaaS企业提出了覆盖全场景服务的需求。唯有各场景真正实现“联动”,才能提高机构运营效率。

疫情期间教育机构的线上化自救中,不断地看到小麦助教的身影,它成为了教培机构实现OMO模式转型的一个重要的“抓手”。

比爱诺钢琴是一个典型的中小型教育机构。疫情期间,寒假班不得不暂停。机构管理者紧急成立了在线教学专项工作组,为在线教学的学习计划和内容做深入研讨。

与此同时,小麦助教团队连续加班进行“云课堂”的技术开发和测试,结合钢琴实践课程的特殊性,配合钢琴教师们研讨出适合钢琴课程的线上教学方案及实操测试。

初步尝试线上课,比爱诺钢琴成效显著。从6月份仅有二三十节线上课,到了8月份,单月线上课次达到230节,覆盖学员数超过40%,仅用两个月时间便拿出如此成绩。

奔赴信息化的比爱诺钢琴,实现了从0到1的转变,小麦助教是助推者,其对企业OMO化的助推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技术方面,通过小麦云课堂,比爱诺钢琴得以将线下课程转移到线上;

结合钢琴课程的特殊性,为比爱诺提供专业的线上陪练课教学场景,配套多样化教学工具,贯穿课前、课中、课后全过程,进一步增强了老师和学生的课堂互动体验;

机构品牌传播方面,通过小麦助教的微官网品牌背书与小麦秀的互动营销,让家长和学生更直观地了解品牌,实现了家长之间的口碑传播。

在传统教学中,大班制适用于单向输出的场景,在经济角度是最佳的选择。另一边,小班课更突出的是双向互动,也能根据学生情况进行个性化设置。

小麦助教的直播课堂可以支持多种班型,其中大班直播,可供1000人以内同时上课,互动班课分为大小班两种互动课,支持1到12名学生连麦上课。

不少教育SaaS企业扎下一个马步的同时,也开始畅想未来。“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用Excel的时代了,产业的整个上下游都在各自的技术领域试图突破,但整个教育行业还没有完全实现学校、老师、家长、学员等多方的联通和数据的交互。”陈玮说,“未来,数据的沉淀和互联,将带来教学效率的提升。”

技术的更替总是两个时代的分界线,随后席卷各个行业。

如今,随着教育机构的组织规模逐渐庞大,业务模型趋于复杂,对教学产品要求也越来越高,教育SaaS企业的分工也将更加精细化。

教育行业的2020年是被教育信息化加速转型定义的一年,一部分企业,正在通过自身的技术创新,去反向改变整个行业。

如果说“名师”定义了教育行业的上一个10年,2020年,“全面信息化转型”将定义教育行业的下一个10年。小麦助教作为教育行业助推者,早已和每一个教育机构、每一位教育从业者一起,站在了这次浪潮之尖上。

来源:环球网